手机版 | 山西资讯网RSS订阅

沙特王子的危险战争游戏

2017-11-22 14:16:19中国新闻周刊评论(我要点评) 字体

  沙特王子的危险战争游戏

  文/索洛莫・本・阿米

  以色列前外交部长,现为托莱多国际和平中心主任,著有《战争伤疤,和平伤口:以色列-巴勒斯坦悲剧》

  源自沙特阿拉伯的一系列令人震惊的政治形势发展让已经动荡不堪的中东再掀波澜。

  一场新的大战近在眼前?

资料图片:当地时间2017年6月21日,沙特阿拉伯麦加,新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中)在麦加举行宣誓效忠的就职仪式。
资料图片:当地时间2017年6月21日,沙特阿拉伯麦加,新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中)在麦加举行宣誓效忠的就职仪式。

  沙特阿拉伯雄心勃勃的32岁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BS)主导着沙特王国的历史性(也是破坏性)的经济转型。他下令逮捕了大量沙特最有权势的王子和官员。

  但MBS的企图远不局限于国内。同一天,黎巴嫩总理哈里里在利雅得的电视直播现场宣布辞职,指责伊朗对其他国家的干预导致了灾难和混乱。

  几天后,伊朗支持的也门胡赛叛军发射长程导弹打击利雅得,沙特随即警告伊朗准备开战。沙特领导人还谴责真主党(伊朗支持的黎巴嫩什叶派军阀)援助胡赛武装。沙特阿拉伯说,黎巴嫩政府接受真主党成员进入政府,这是对沙特王国的宣战,并命令沙特公民离开黎巴嫩。

  MBS显然是希望让沙特阿拉伯独霸波斯湾,并成为全中东逊尼派伊斯兰教的保护人。但他的行动越来越像是鲁莽的赌徒。沙特阿拉伯封锁卡塔尔的行动已经遭到失败,更不用说在叙利亚和也门两次阻止伊朗的灾难性惨败了。再加上MBS的铁腕政治清洗,黎巴嫩局势的升级可以看成是孤注一掷。

  但挑衅伊朗或许并不符合沙特的最佳利益。MBS心知肚明,沙特王国的军事实力比不过伊朗。而他的备用计划――加强与以色列的安全合作可能也无法如他所愿那样奏效。

  诚然,以色列参谋长艾森克特(Gadi Eisenkot)将军罕见地在接受沙特报纸采访时说两国有“诸多共同利益”。此外,国防部长利伯曼(Avigdor Lieberman)也警告说,以色列不允许什叶派“叙利亚轴心”得到巩固。而总理内塔尼亚胡更是明确表态,以色列不会允许伊朗在叙利亚赢得军事基地和海军立足点。

  但认为以色列会为了沙特的命运而全面涉足北部边境的战事简直愚不可及。这不是以色列第一次让沙特阿拉伯所期望的干预落空。2012年,内塔尼亚胡威胁要打击伊朗的核设施,但并未兑现。后来以色列又拒绝干预推翻巴沙尔・阿萨德的阿拉维派(属于什叶派)政权的叙利亚内战。

  当然,在以色列北境所爆发的战争并不总是有预谋的。而日益自信的阿萨德政府也不再默认以色列的坚持。阿萨德的防空部队已经开始对以色列在叙利亚上空的战机飞行有所反应。

  此外,以色列给叙利亚划定了新的红线:保护叙利亚德鲁兹派,他们与以色列自己的高度忠诚的德鲁兹派公民有着密切的联系。11月3日,在叛军杀害了叙利亚德鲁兹派村庄的九个人后,以色列军方警告它将进行干预以防村庄被占。

  尽管以色列没有兴趣发动全面战争,但也并未完全排除这一情形。9月,以色列进行了二十年来规模最大的军事演习,空军、海军和大量地面部队用两周时间进行了叙利亚和黎巴嫩方向的冲突模拟。以色列北部还进行了人口大量撤离模拟。在两次与真主党交战打和之后,以色列明确表示,若爆发新冲突,将以全面胜利为目标。

  真主党为了支持叙利亚内战中的阿萨德而付出了沉重代价,眼下他们并不特别急切地想和以色列摊牌。至于伊朗,为了让真主党专注于叙利亚,它也避免干扰黎巴嫩的稳定和总是岌岌可危的与以色列的停战状态。

  但沙特阿拉伯肯定乐见以色列和真主党之间爆发冲突,认为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以色列和伊朗之间的对峙。目前尤其如此:随着叙利亚战事日益平息,沙特领导的逊尼派轴心急切地想要捞回在叙利亚的损失,因此正在将黎巴嫩当作下一个战场。

  目前,黎巴嫩仍是两方对峙,一边是真主党的亲叙利亚和伊朗阵营(其中包括总统奥恩),另一方是逊尼派反叙利亚集团组成的哈里里的“3月14日联盟”,沙特阿拉伯希望将它推向其极其渴望看到的冲突。

  年轻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BS)在玩火,美国总统特朗普则给了他相当广泛的支持,这是因为特朗普自己十分憎恶伊朗,也许还希望沙特阿拉伯支持美国领导的巴勒斯坦和平计划。但必须立刻找到更加良好的动机,毕竟,叙利亚冲突清楚地表明,战争常常会超出原本的目的。

  (《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第4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